战斗很快便分出了结果。

    十三骑被蒙特利战阵逐一射杀,最终战场中只剩下了安德烈骑士和彼得骑士。

    此时两位骑士显得格外狼狈,铠甲残缺破碎,身上插满了箭矢,头盔不知道掉到哪里,脸上满是血迹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是大师级骑士,身体经受魔力强化,生命力旺盛,远超常人,如此沉重的伤势早已经可以让他们魂归冥府了。

    两位骑士用手中的剑支撑着身体,顽强地站着,直视着面前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份顽强与坚韧,连身为敌人的蒙特利人都不由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要知道身为游牧民族的蒙特利人最推崇的就是勇士了。

    娜仁格尔一脸欣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们两个都是勇敢的战士,现在放下武器投降吧,你们死在这种地方太可惜了,尤其是为了那种懦夫死去。”

    娜仁格尔说着指向远处已经跑到一两公里之外的罗德尼。

    彼得与安德烈对视了一眼,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。

    彼得叹了口气,扔掉了手中的剑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,兄弟。我的妻子今年刚刚替我生下一个儿子,我还得留着命回去。”

    娜仁格尔满脸微笑地点了点头,然后看向安德烈骑士。

    “你的选择呢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骑士露出无比豪迈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。既然你也承认我是一名战士,那么请告诉真正的战士会向敌人投降吗?”

    娜仁格尔慢慢收敛了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