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含瑜面无表情的将骨头正好,身体强大的修复能力,让脆弱的骨头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季含瑜揉了揉脑袋,对着玉竹面无表情的道,“我谢谢你们啊!”

    若是玉竹有灵智,估计会觉得,季含瑜的表情,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季含瑜得了墨珊的记忆,也知道了该如何打开她的储物袋。

    不过,储物袋中有什么宝贝,她如今一清二楚,虽都是了不得的东西,却也都不是她现在能用得到的。

    之前又得了那么多灵石,足够她修炼所需,如今最要紧的就是炼体,自然没心思去翻看墨珊的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毕竟,墨珊身为冥族,最不关心的就是肉身,储物袋中与炼体有关的东西,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虽是急着离开,季含瑜却也放不下这潜龙渊满地的宝贝。

    她早已考虑清楚了,回去之后,要全身心投入修炼,短时间内,不会再进入荒原。

    所以,还不如一次性把心中惦念的事一起解决了,省得在家修炼都不安心。

    干脆又在这潜龙渊底盘桓了半个月,将所带干粮还有所有的荒兽肉,都吃的差不多了,更是捡了大大小小将近三千块魔石,这才满意的提着玉竹,准备离开潜龙渊底。

    她如今有玉竹护身,也就不再打开地图,省得浪费荒兽血,她只剩了三只荒兽的血,用光了,可就真的没有了。

    季含瑜虽然没有再进山的打算,但是,若是地图不能开启,她总觉得心中不踏实,能省一点是一点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季含瑜特意离进来的那秘密通道远了些,以免被人发现踪迹。

    这潜龙渊虽是深渊陡壁,却怪石嶙峋,对于修士而言,并不难爬,季含瑜将玉竹往身上一捆,爬累了,就找个突出来的巨石歇一歇。

    不过,这容易是对肉身崩坏之前的季含瑜而言,对现在的季含瑜来说,攀爬之时,不时的磕碰足以让她断骨,崩肉,血流不止了。

    季含瑜最后甚至连衣裳都不想换了,干脆破罐子破摔,什么时候离了这荒原再说。

    这近千丈的距离,季含瑜足足爬了五日,才终于到了崖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