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冀州大军开出城外,许定部也从各个军营中出来,两军于城东开阔的平地上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袁绍是倾巢全动,包括世家的一部分私兵也送让袁绍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幽州世家们却没有派一个家族子弟出战,彻彻底底的将这些私兵送给了袁绍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是死,还是活都不在过问。

    虽然结果可以预见,但是他们还是想堵一把。

    马有失蹄,人有失手。

    万一袁绍背水一战成功反击了呢。

    这种事自古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许定这一边,有几支部队并没有参与进来,比如太史慈的第三校尉军、徐晃的左骑卫。

    这两支部队以经在副校尉的带领下南下去冀州了。

    当然太史慈与徐晃本人却留在了许定身边,充当亲卫。

    少了一万多人,数量依旧庞大。

    光是气势与阵形来看,冀州兵团就弱了东莱军。

    双方在交战中间摆了一张长案,许定与袁绍由手下两员大将跟随来到了近前,二人同时举起案桌上的酒杯,作了一个请的姿势,然后各自饮下。

    “开战!”

    “开战!”

    然后二人转身下去,自有人撤去长案。